随着岁月流逝和一个个幸存者的离开,抢救性记录、整理幸存者们的记忆成为一件与时间赛跑的事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副馆长陈俊峰谈到,幸存者的证言弥足珍贵,近年来纪念馆对幸存者口述史进行了多次梳理,对老人们的证言、证物都进行了保留。他说:“纪念馆一直在搜寻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最近一段时间发现了一部分新的幸存者,别人会请专家对他们的证言进行论证,如果符合幸存者要求,则会将他们纳入在册。”

今年2月中旬,记者在茅台镇实地调查中,有多名业内人士透露,售价几十元到数百元一瓶的“洞藏酒”,真实成本甚至能控制在5元左右。所谓洞藏酒只是噱头,商家只需要买来土坛陶罐,灌上散装白酒,再对包装做旧,就能当作“洞藏陈酿”来卖。通过淘宝推广销售,有的商家最多时一天能卖出上万瓶。而这些“洞藏酒”多是三无产品,有的包装上即使印有生产厂家名字、地址,经核查发现也是虚假信息。